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8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胞胎妖師-正果 01


















寫在前面的話:
首先感謝你或是妳的閱讀。
這下面的故事是休狄王子和冥漣之後的故事,時間點是在冰之花的故事再更後面的時候。所以內容算是有些劇透了(但應該不算太多)。
然後冰之花的後面還正在考慮要不要放上來,畢竟是多年前寫的了。當初習慣的寫法跟現在也有不同了,但如果有人想看的話就請留個言吧。

最後如果覺得以上具透的部分沒問題的話就請往下看吧。感謝妳/你。



















































「先讓他睡一覺,不然再下去那小鬼的精神會先崩潰。」休狄沒回頭直接對背後的人下令。
 
聞言,背後的女性紫袍向點頭將抱在懷中的孩子放到地上,低聲的和小孩交談。一開始還是還不願意配合,不斷搖頭想衝往門的方向,但又被女性紫袍拉回來幾次後小孩被說服乖乖低跟著人上樓。
 
在女性紫袍去安置小孩的這段時間中你也沒閒著,朝房子丟個數個偵測法術、反偵測為這棟房子建立基礎的防禦結界。等確定四周沒有任何危險後,就開始消除法術的痕跡並就將結界等級升高;設下更加精巧的防禦陣式。好阻擋那些企圖獵殺妖師血緣的不善人士。
 
「已經安置好了?」查覺到女性紫袍的氣息的黑袍並沒有回頭,他覺得她需要點時間收拾自身情緒。
 
「已經睡了。」但就算睡著了,那個孩子...夜曦他還是、還是……
 
感覺到女性紫袍又有開始鑽牛角尖的傾向,你轉身以命令的語氣說「過來!」
 
驚覺到自己剛剛回答的語氣,女性紫袍迅速收拾那些哀傷的情緒,整理好後隱藏好將心境調回與對方相處時的樣子。
 
「做甚麼啊?」懷著些許困惑的女性紫袍聽話地往搭檔的位子靠近。
 
在還沒完全靠近時,就被站在眼前的人抓住手腕一頭撞進對方懷中。
 
「搞甚麼啊!休狄,別鬧了!」才剛找回重心就又被人抱住並往後躺,摔進某人背後的沙發床上。
 
可惡,早知道就不要因為方便買沙發床放客廳了。被人放倒在加壓制的感覺真不好。
 
往旁邊躺好再重新把人抓回懷裡抱好的人只淡淡說了句,「你需要休息,褚冥漣。」
 
引來被困在沙發上的褚冥漣強烈的抗議,「你當我是小孩子啊,要睡你自己睡不要拿我當抱枕!停,手不要纏上來不要亂抱!……腳也不行!」
 
對自己搭檔的抗議恍若未聞,自動把臉埋在她的頸窩處並低聲警告「你可以在喊大聲一點,等一下那小鬼如果又醒了你自己去跟他解釋現在的情況。」
 
「……」褚冥漣立刻停止吵鬧,乖乖當抱枕閉上眼睡覺。
 
「而且如果連你都病倒了,誰來照顧那個小鬼。」飽含笑意的聲音是褚冥漣睡著前聽到的,是屬於搭檔彆扭又隱晦的關心。
 
「終於睡著了。」輕輕放開抱在懷裡的人,休狄審視睡得毫無防備的人。
 
「看起來又變瘦了。」回想剛剛抱的手感,暗自決定要重新再把人先前的體重。
*
「他又不吃了。」從房間走出來的是半個小時去勸人進食的搭檔,手上的餐盤也跟半小時前一樣動都沒動一口。
 
搖頭,面對這種情況褚冥漣也無能為力。而且這種情況也維持三天了,再這樣下去夜曦一定會餓死自己。
 
「給我。」拿走對方手上的餐盤你走進房間。
 
房間是一片昏暗,在這裡任何可以透光的地方不是被窗簾蓋住不然就是拿東西堵住,簡直就像是要切斷自己與外界所有一切連繫。而待這房間內的那位,正縮在棉被終龜縮著躲避著他應該面對的事。
 
這就是月憂不惜背叛公會、犧牲所有乃至於她自己的生命也要,從鬼王手中搶來的孩子。一個封閉自我、躲在房間自憐自艾欺騙自己所有的一切都還是一如往常,還試圖餓死自己的軟弱小鬼!
 
用力往牆上拍開啟房間的燈,讓房間恢復應有的光亮。
 
盯著床上那團隆起,休狄先將手上的餐盤放好。走到床邊用力拖出那個不肯面對現實的小鬼,「小鬼你還要再頹廢到甚麼時候!」
 
「……」被拖出來的人毫無生氣地注視著前方。
 
「夢琪那爾家的女人就是為了救,這種半死不活的人才丟了性命的嗎?」看人沒反應休的又高聲諷刺著「哼!月憂那傢伙早點離開也好。既不用看見自己生出一個個性軟弱的廢物,也不用看這個廢物將她辛苦守護的家族帶向毀滅!」
 
說完就將提在手上的小孩隨便往床上扔,轉身離開。
 
被丟在床上的小孩努力撐起因久未進食虛軟無力的身體,朝著黑色的背影丟出個火球,「休狄‧辛德森,就算我的母親已經離開我也不准你這樣說她壞話!更不許你污辱他苦心守護的家族!」
 
沒有躲避而是直接將那個微不足道的火球拍散,你高傲瞪著床上的小孩「那你就證明給本王子看,證明自己不是那種沒有母親就活不下去的廢物!」
 
「我…當、當然會!你這個早禿又纏著我阿姨不放的變態妖精!」又重新凝聚數顆火球,扔向對方。
 
「小鬼你找死嘛!」被小孩的語言刺激到你憤怒地彈指爆破那些火球。
 
「我才沒有說錯,你明明就是!」眼看自己躲不過夜曦馬上做出決定,用後倒的力量床下滾時也順勢朝人扔火球。
 
這一來一往幼稚又無腦的對罵行為一直到房子的主人出現才停止。
 
「夜曦!王子殿下!」在樓下聽到騷動且很擔心小孩受傷的褚冥漣直接踹門而入。
 
「你們打架了?」關心詢問同時又發現自己精心布置的房間已經被兩人毀得不付先前的樣子「你們太過分了!這間房間的裝飾是我最喜歡的一間,明明你們都知道卻還、卻還……」
 
褚冥漣氣到說不出話來了。
 
「冥漣阿姨,能請你在幫我弄一分食物嗎?我肚子很餓,想…吃東西了。」知道自己做錯事夜曦也不敢要求人原諒,但苦於三天沒吃東西自己實在是餓得受不了。
 
「好….夜曦、你等一下,我、我……」之前端進來那一份早在王子殿下和小孩的打鬥中被炸了,褚冥漣不知所措在房間瞎轉了圈。
 
「很快就弄好,你等一下。你等一下阿夜曦」
 
冷言旁觀的瞧著人那踩著不穩腳步衝出房間,休狄心底反而有一股忌妒感。像是自己珍藏的東西被拿搶走一般。
 
「謝謝你,休狄殿下。」回頭就看就不久前還跟你吵的不可開交的小孩,此刻正低著頭緊抿著唇向你低聲道歉。
 
感覺像快哭出來了,你心中的忌妒感瞬間轉成無奈。眼下最好是讓小孩哭一哭發洩情緒,但要是哭得太嚴重他的人類搭檔又會開始朝他的食物下毒。
 
畢竟他們搭檔也有段時間了,也清楚她到底有多想要在自己的飯菜裡放藥毒啞自己好讓自己不要去得罪別人。
 
遲疑的將手放到那顆銀紫色的腦袋上「小鬼你想哭就不要忍著,本王子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我、我才沒……嗚嗚~!沒有……哭!」擦著臉上的淚夜曦逞強的說「這只是……眼睛流水,眼睛流水……」
 
明明就是在哭,還編了個笨拙謊言。忍耐著小孩吵得自己頭痛哭聲的同時,他也用僵硬的姿勢把哭得慘烈的小孩抱進懷裡安慰。
 
「好多了?」等哭聲漸小,到只剩下抽泣聲以後休狄才又抽了幾張面紙給小孩擦臉。至於自己的衣服,是不用看了一定濕得一踏糊塗。
 
接過遞過來的面紙,「對不起,把您的衣服弄濕了。還有剛才的行為我也感到抱歉…我在這邊向您道歉。」
 
「沒事,我也只能幫你到這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去面對。」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