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5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胞胎妖師 10 (完)

 10
 
「所以以上就是事情的經過了?」
 
面對坐在自己對面的人你始終是低著頭,在對談的過程中更是深怕對上對方的視線,你害怕被責罵。
 
瞧著眼前一副做錯事始終的垂著的黑色頭顱不敢面對自己的幼妹,褚冥玥嘆氣將手放那顆頭顱上揉了揉安撫的說「既然都已經跟人家簽下契約了就要好好善待人家呀。」
 
「咦?姊不生氣?」
 
出乎意料的結果,讓你驚訝地抬頭。
 
「生甚麼氣!有幻武兵器願意跟你也讓我省了不少麻煩。」纖長的食指用力彈了下對方的額頭,看對方摀著紅腫的地方縮到沙發最邊邊的位子褚冥玥的心情才稍稍好了點。
 
「也不是我想惹麻煩的阿。」你低聲抱怨。
 
「本來我和然也是想等你大一點後才讓你接觸這邊世界的,哪知道你會跟漾漾那傢伙一樣!」拿起桌面上的茶水喝了口將莫名竄起的火氣壓下後才繼續說「現在也只能盡量安排你去學習這邊的知識,但要讓你轉學到其他的異能學校媽他不起疑才奇怪,畢竟是是家裡唯一考上國立學校的人。」
 
看樣子好像真的很糟糕,連在家人或外人面前都無所畏懼的姐姐都為了這件事在皺眉煩惱了。
 
「褚巡司令妹的問題可否交給我處理呢?」面談室中突然出現了另一個人,他身上有著精靈族特有的光輝。
 
「你是…..精靈族?」瞇著眼打量突然出現的精靈袍級,褚冥玥檢索著腦中記憶的公會成員資料。
 
 
「是的,我喚月憂、來自夢琪那爾家族。」
 
夢琪那爾!為來者的來歷吃驚了下。
 
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這個家族人的在公會中有不小的影響力,且也是少數不受公會監視的家族。在任務執行能力也算是中上的,如果讓他來教倒也能避開那些想探究妖師一族力量的耳目。
 
「那我家的妹妹就麻煩你了。」
 
「不會。我也會在近期讓她考過白袍的褚巡司」月憂微笑點頭還說出了讓人更驚訝的話語。
 
「你確定在剩下的兩個月中可以將人訓練至有白袍的身手?」對於精靈的承諾褚冥玥有相當大的質疑。
 
「是……時間將會為我們證明一切。」精靈淡然一笑,話語中充斥著滿滿的自信。
 
#※#※#※#※#※#※#※分隔線#※#※#※#※#※
 
手上是剛剛到手的袍級證明和袍級服裝,但褚冥漣真的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無奈發笑,原本今天是要來公會考取白袍證明。
 
事發前一個小時……
「漣漣,加油喔。只要照著平常練習的步調就可以順利通過了。」眼前笑得開信的人,就是那位將自己誤認為任務夥伴而認識的精靈。他將一袋裝著考試會用到的物品交給自己後,就愉快的說是要去準備慶祝會用的食物而先行一步了。
 
你就那麼確定我會一次就過不需要重考嗎?
 
清點過包包裡的東西被上後你照著之前收到報考資料上的引導在工會內尋找筆試的地點。
 
「是這裡吧?」物口處貼著著與應試資料相符的文字。聽月憂說這是通用文字,但自己真的沒學多少以至於只能對著字猜。
 
四處看看後又在門口處發現了一位紫袍「你好請問一下,白袍資格的筆試會場是在這裡嗎?」
 
「你是人類?」紫袍的語氣讓你有些不高興。
 
「是,能請你為我解答嗎?」維持臉上的笑容,默默告訴自已不能隨便修理人。眼前這位只是缺乏人民基本素養不要跟他計較,不要惹事。
 
「哼,平你這種人類小鬼去了也不可能通過,你還是找點放棄。不要到時候測試成績出來時,讓人覺得難堪。」
 
「謝謝你的提醒,但我還是想試試所以……」
 
紫袍生氣地打斷你的話並擺出高姿態說「小鬼你還聽不懂嗎!我說你這種的……噗!」
 
「年紀、種族並不能成為評斷一個人的基準。」收回揍人的右手,左手從袋子裡抽出一張老早就畫好的爆符「之前沒出手是因為我尊敬你是紫袍、我的前輩,但我不發飆實在是………」對不起,大姊他所說的話。
 
「所以你就蓋個那個紫袍布袋?」
 
「是打了他一頓。還有月憂蓋別人布袋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無力的用自己額頭抵的餐桌,同時糾正精靈朋友的錯誤觀念。
 
「所以你是正面跟他對上,也用力修理他一頓?」趴在桌上月憂興致勃勃地問。
 
「是。」
 
「也拿到袍級證明了?」
 
「對。」
 
「那就沒差了。可以開始慶祝了,只是要改成慶祝你得到紫袍了。對,還要再多增加食物還有………」
 
看著一股腦又衝進廚房忙碌的精靈你早該知道的,他是甚麼個性到現在還不清楚嗎。圈起手臂將自己埋的更深,你再次認知到這個世界果然不能用你以往的經驗來看待。
 
「對了,漣漣等一下還會有人來喔。」抱了一盆麵糊從廚房探出頭來的精靈如此對你說。
 
「是然表哥還是姊姊?」才想問明白,自家的門鈴就先響了。
 
「是……」還想解釋人就已經先去開門。反正等等漣漣就會知道了,抱著看戲的心情月憂又轉回自己的領地-廚房繼續準備慶祝會上的食物。
 
「請問你是……」
 
門外的這位褚冥漣並不認識他;但那銀髮藍眼和外國人特有的五官卻讓自己感到頭痛。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頭好痛,但卻又有一種熟悉感明明才第一次見面。
 
「你認錯人了,低等的賤民。」鼻孔看人的方式、不友善的語氣、讓人想揍他一頓的態度都是………
 
「王子殿下,你說話的方式還是那麼傷人呢。一定要好好改一改才好,不然有人又會被氣到失憶。」他就是那位呀。
 
「哼!這麼久才想起來可見人類的記憶也不怎麼可靠。」不屑的諷刺,但耳根還是帶了點微紅。
 
真是傲嬌的王子殿下。
 
「初次見面,我是褚冥漣公會新任紫袍。」
「出次見面,我是休狄.辛德森奇歐妖精長王子,公會黑袍。」
 
「很高興認識你。」你笑著伸出手。
 
「同感。」微彎著嘴角他握住你伸出的那隻手。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