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5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胞胎妖師 09

09
 
「醫療班的人還沒到嗎!」待在岸上你朝跟一你一同執行任務的紫袍大吼。
 
「還沒唷王子殿下,我剛剛接到他們那邊傳來的消息,他們目前正在處理一堆因為大任務而受傷的袍級最快也要10分鐘才能趕來。」
 
「嘖。」不快的撇過頭瞪著眼前的湖,幾分鐘前他才到達這裡那些生長在水邊的植物靈馬上就告訴他在這之前,他們拉了一個人類來幫他們但到現在都還沒回到岸上來,他們很擔心希望自己可以順便把人救回來。
 
「他們到底在搞甚麼阿!」替自己放了些法術你決定與其在岸上枯等醫療班,還不如自己去處理這件事。
 
「王子殿下!」注意到湖面出現一樣紫袍瞬間甩出防禦結界,抵擋這陣帶有濃厚臭味的腐水。
 
等到水不再落下後紫袍驚訝的看著浮在湖面上的人。
 
「這是……」
 
「把人帶回醫療班,順便通知鳳凰族首領這個人被封在湖底的怨靈附身了。」
 
#※#※#※#※#※#※#※分隔線#※#※#※#※#※
 
「情況怎樣?」發現治療士走出病房,休狄馬上走上前去詢問狀況。
 
「目前的狀況還算穩定,但這種情況我就曾看過。」負責治療的提爾抓抓頭解釋「照理說被怨靈附身無論如何都會散發出黑暗氣息,可是你送過來的這位小姐不但沒有黑暗氣息反而還有一股很純粹的水之氣息……他確定他真的是人類嗎?」
 
「她是。」是不是人類跟她過同住一段時間的你是在清楚不過了。
 
「好吧,現在也只能等小妹妹醒過來,才能弄清楚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裏了。」關上門,提爾看見了半小時前到公會總不那邊去提交任務報告的人。
 
「您好休狄殿下、鳳柩先生。」來者在距離他們三步遠的距離停下腳步,行禮。儀態優雅的ㄧ如他自己家族對外的形象。
 
「月憂你已經回報完任務了。」回以相對應的禮節,提爾好奇的問。
 
「是…..請問我的朋友他……」略帶憂鬱的淡紫眼眸擔心的往房門的方向望了望。
 
「她在裡面你去看看吧,但目前人還是處於未清醒的狀態可能辦法跟你對談。」往旁邊讓出一條路,基於自己和對放相處過幾次的經驗提爾很放信的讓人進入房內探病。
 
「殿下要一同嗎?」搭在門把上的手頓了下月憂轉頭詢問。
 
「不用。」某人直接拒絕。
 
「好吧……」嘆了口氣,月憂時在搞不懂明明就很在意那位的卻仍撐著自己的面子而不承認,真是令人不解。
 
壓下門把,開起眼前病房房門。
 
出現了一幕令所有人震驚的畫面,一團濃黑色像泥巴的人型物體從褚冥漣的體內摔出來,狠狠的砸在地上碎成數塊。
 
「給我、把那個女孩給我……」尖銳到像用指甲直接抓劃在玻璃上的女聲衝著床上昏迷的人吼叫著「別阻撓我可惡的幻武精靈,我一定要像那個人報仇……」
 
淡藍的水珠聚集成一個同樣顏色的形體,他冷冷地望著伏在地面仍在組織形體的怨鬼「吾不會將吾主交給你的,死心吧怨鬼。」
 
在床邊不下一道水屬的結界隔絕怨鬼與自己之後,才將目光放在門外的人身上「你們是敵還是友?」
 
朝眼前的幻武精靈行禮,對於他出然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心裡有些底,可還是問一下比較保險「我們是友方,高貴的精靈請問你的主人是何人?」
 
「吾主為她……」指著床上還昏迷不想的人幻武精靈補充道「但吾與吾主的契約尚未完成、怨鬼亦從吾主身上取得部份力量……吾希望可以將失去的力量取回。」
 
「那由我們代為取回可否?」
 
輕搖頭顱幻武精靈無奈的回答「一定要吾主才行。」
 
「那之怨鬼和你的情況差不多吧……你們都是契約未完成是彼此相連失去任何一方都不行個狀況。」突然開口解釋的奇歐妖精向地上那攤還在努力聚形的爛泥怨鬼扔了個隔音結界,這次他也很難得的沒有直接炸掉那個看了讓自己覺得礙眼的東西。
 
同時一腳把在旁邊看戲看得很久的鳳凰族踢到床前,命令 「你、想辦法讓人醒來。」   
 
反觀被踢出去的人,不但沒有任何不滿或怨言反而笑得小花朵朵開的往病床的方向接近。
 
「小妹妹、快快醒來喔~」當提爾先開蓋在褚冥漣身上的的棉被邊喃喃著一連串讓人聽不懂的語言時,某人突然抱著肚子蹲下「嗚….好兇暴呀。」
 
「變態獅子頭。」收回自己揍人的拳頭,褚冥漣對自己掙開眼所見對象的厭惡絲毫不掩飾。
 
「吾主所幸您已經醒來。」立刻來到自己主人身邊的幻武精靈。
 
「要怎麼取回力量?」對自己醒來之前所聽到的事情有些了解,褚冥漣直接直奔問題。
 
「淨化他就行了。」
 
「這樣啊…..」側著頭,瞧著被困在隔音結界裡像是察覺到自己有被消滅危機而放棄聚形開始尋找結節漏洞的怨鬼。
 
「契米爾格蘭德,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形沉穩高雅而莊嚴,流水是你的利刃、我的兵器,請幫助我,為我奪回力量。」
 
腦中自動浮現出的咒語讓他自然而然的念誦,但看到自己手上的武器時褚冥漣仍是愣了下。
 
「鏡子……」這是要怎麼打,是要拿鏡子照死那隻怨鬼嗎。
 
『您內心為無設定的形就是如此。』腦中傳來契米爾的吐槽。
 
「形隨意動。」把手中的鏡子的樣子轉換成另一個比較符合自己需求的樣子。
 
然後瞄準、發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