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之花 04

 第四章

 

『是的我是個不祥的孩子,但是……我也希望您對待我時可以像在對待哥哥姊姊他們一樣……即是只是個假象也好。』

 

 

 

 

 

 

 

 

 

 

 

 

學長他抱著一個一個女孩子進房間,而且那個女孩子還是自己的同班同學-月憂。漾漾傻眼的看著眼前的景象,驚訝到連嘴巴都忘記要合上了。

 

「放我下來聽到了沒有,冰炎!我叫你放我下來!」被學長用公主抱的方式報進房間的月憂氣得不顧形象的大聲叫罵,手……呃事被學長用繩子綁住捆好。

漾漾本人百分之兩百的確定,那一條用來綁住月憂的繩子上面肯定有其他附加的能力。

 

「褚去找人過來,有人受傷了。」冰炎抱著月憂往房間走去,不理會那邊有再想一些沒用資訊的漾漾。

 

或許學長他是真的喜歡月憂的。這樣一來學校裡那些學長的粉絲和仰慕者們是不是就要失望了呀,但這樣也不錯至少他們不用再擔心被學長那張冷到凍死人的臉給嚇死……

 

「褚你還不去,是要我親自送你過去嗎?」冰炎冷到可以結冰的聲音從房間裡飄出來傳到漾漾的耳中。

 

「漾漾!不准去,你去了我就……唔唔……

 

月憂的聲音突然消失了,應該是被學長用什麼方法堵住了吧。趁著這個空檔漾漾趕緊跑出房間找可以治療的人過來。比起月憂那還沒說完的威脅他比較害怕自己被學長他修理到進保健室。

 

 

 

 

 

 

 

 

 

 

「他已經去找人了,你現在叫他也沒有用了。」冰炎看了坐在床尾的那爾一眼。

 

後者會意跳下床也跟著跑出去,留下自己的主人和冰炎的殿下獨處。

 

『壞人!惡霸!自我主義者!』月憂用著精神傳話拚命的罵著,同時亦雙淡紫色的眼睛也不忘怒氣騰騰地瞪著那位捂著自己嘴巴不放的人,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用力咬這隻手。

 

「憂,你為什麼要把自己弄成這樣,原來的樣子不好嗎?」冰炎無奈地嘆氣身手拔掉月憂那隻簪在腦後的髮簪。一頭銀紫色的髮瀑傾瀉而下,慵懶地披散在主人的背後,隱隱約約散發出一股離塵的氛圍。

 

「不用你管!還有把我的幻兵器還給我!」月憂氣惱地瞪著冰炎,他絕對是故意的明明就知道自己不喜歡把頭髮放下來,更不喜歡有人來碰自己的頭髮尤其是他-颯彌亞‧依沐洛‧巴瑟蘭。

 

「現在還不能還你,等你的傷治好了在說。」冰炎脫掉月憂的長靴,沒錯就是長靴,因為剛才冰炎為了讓自己不要再打下去而將地面結冰,進而使得自己沒察覺到滑倒扭傷了腳。

 

「那至少先幫我把這個繩子解開,我又不是犯人用不著用這個東西綁著!」聽到自己的要求遭到駁回月憂又提出了另一個要求,一雙被繩索束縛住的手更伸到冰炎的面前要求他解開繩子。

 

「這也不行。」冰炎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了一把梳子,開始梳理我那頭留了很久都沒有剪過的頭髮。

 

改天有空我一定要去把頭髮剪短,省得有人有事沒事就會想要拿梳子來梳自己的頭髮,我又不是洋娃娃。月憂賭氣的坐在床上努力不去理會那一個正在把玩自己頭髮的人。

 

「憂你的頭髮剪短不好看,還是留長比較好。長髮比較適合你,也比較像個女孩子該有的髮型。」

 

「不要碰我頭髮你是沒聽到嗎!」厚~!漾漾你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回來呀~

月憂最後直接閉上眼懶得再去看那個坐在床邊的人,也不理會他的任何舉動。

 

靜默了幾分鐘後月憂突然睜開眼。

 

「他、怎麼來了?」月憂的語氣是滿滿的驚訝。

 

將手伸到冰炎的面前整個人緊張兮兮的說「快、快點把這個東西拿掉。快點!

 

「解掉你就會逃跑。」冰炎直接搖頭,表示自己不能幫月憂把繩子解掉。

 

月憂瞪著冰炎。好你不解,那就自己來。月憂拉住冰炎的衣服用力將他扯過來,嘴直接印上去竊取了一些力量來解除手上的束縛繩索。在繩子消失的瞬間月憂也用力推開一個已經呆掉的黑袍、套上自己的長靴扔下移送陣趕在自己著叔父到來之前逃跑。

 

「學長、我把輔長他帶來了……學、學長?」奇怪了學長他怎麼會在發呆?事被什麼東西嚇到了嗎,但是黑館裡的東西學長他都沒有在怕了,那他還會被什麼東西嚇到啊。

 

!

 

後腦杓一陣的劇痛,漾漾頓時看到一堆小花星星從自己的眼前飛過,沒辦法看清楚的任何東西。

 

等那股劇痛過去、站穩之後漾漾只得到一位無良學長一句非常沒有良心的話「褚,你的動作太慢了人已經跑了。」

 

「跑了?」怎麼可能學長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可能讓月憂他跑掉。還是說月憂她的能力比你還要高。漾漾吃驚的看著學長。

 

「就是跑了不然你還要怎樣。」冰炎一雙紅眼殺氣騰騰的瞪著漾漾,語氣中充斥著明顯的警告。警告他,要是敢再多問一句就要把他種在這裡!

 

「所以你們大老遠把我從保健是拉到這裡來,是要我來看鬧劇的嗎!」被漾漾拖過來的提爾沉著臉低聲詢問著漾漾,後者立刻激靈地打了個寒顫。

 

「冰炎殿下,我家那個目無尊長又毫無禮貌的姪女又給您惹事了嗎?

 

漾漾看見了一位留了一個銀色過肩半長頭髮,頭髮還用髮帶束在腦後的一位,整體看起來就是一位很嚴肅很有威嚴的男子出現在房門外。

 

 

 

 

 

 

 

 

 

 

「逃到這裡來就可以了吧?」月憂靠著樹疲憊地坐在來在樹下喘口氣,現在的他覺得很累很累。累到想乾脆直接就睡在這裡算了,可是這個地方並不是她原來所居住的地方所以他沒有辦法安穩地在這種地方入睡。

 

「看來今天應該得等到晚上才能回去了。」坐在草地上月憂閉上眼睛聆聽著風精靈和大氣精靈們相互傳遞的聲音,嘴輕輕地哼出輕柔動聽的旋律,做為向傳達給自己訊息的精靈們的答謝。

 

稍微恢復了一些體力之後月憂才又撐起自己的往保健室的方向走。保健室那裏應該可以好好地躲上一陣子吧,而且自己要是在這樣拖著已經受傷的腳在繼續這樣到亂走也不好呢。

 

「咪嗚~」一聲熟悉聲音響起。

 

下一刻,月憂的生邊立刻多出了一支九尾黑狐正親暱地向她撒嬌。

 

「那爾。」輕聲喚出黑狐的名子月憂抬手摸著那爾的頭說「可以請你帶我去保健室嗎,我腳受傷走不動了。」

 

「嗚嗚……」那爾點點頭恢復自己原來的模樣帶著自己的主人往保健室移動。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