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適合......不適合 01

 01

 

接連幾夜黑衣都和著個不知道名子的人約在這荒山野嶺碰面,可他始終都無法戰勝這個人,但也並不是對這個人完全不知。

 

在約戰的第二夜,雙方交手時無意間碰觸到他胸口時才突然發現了自己所認知的『他』是個女性。

 

在第十夜時在對方有意的放水打成平手局勢的黑衣知道了她的名子,彤。雖然她告訴自己的並不是全名可在稱呼上就比較方便了,不用再像過去幾次那樣,喂、你的叫。

 

而今夜他們不比劃了,待在他的寢房裡……喝酒。

 

「彤,你不喝?」已經先喝完一罈的黑衣看著自己的酒友,半抱怨的說「難道一本從我房裡找到的破書就比和我喝酒有趣?

 

……」從手上的書移開視線彤很想告訴他,就是比你有趣。但彤並沒有說出口只是看了他一眼又繼續去看她的書去了,這本從黑衣房裡找到的書卷非常的有趣是自己以往所沒看過的。

 

看人不理自己,黑衣有些怒的抽走彤手上的書卷扔到房裡的另一端。

 

手上的書被抽走,彤也怒了燦金的眸子怒瞪著兇手,卻發現……

 

「時間又到了麼?」接住倒向自己的青年彤將人抬上床蓋好棉被便退出房間。

 

「出來吧。」望著角落的陰影彤輕聲說著「你們應該已經注意很久了。」

 

角落慢慢現出一道影子向彤恭敬的說「鬼族公主,吾主請你至殿上一談。」

 

「走吧。」

 

侍從為彤領路至殿上後邊消失了蹤影,留下你獨自面對那影藏在層層紗幔後的身影。

 

「妖后。」不打算下跪或行禮彤直呼眼前人的名諱。

 

「鬼族公主,你不留在你知魔界接近吾兒是何目的…..

 

風輕拂,帶動了紗幔在空中翻騰飛舞。同時……

 

刀光閃爍、金石交鳴之聲迴盪在殿上。

 

「妖后吾無意與汝交惡,請收刀吧。」望著朝自己揮刀的霸者,彤冷靜地說。「吾對汝而黑衣並沒有任何目的,只是單純地想找個伴。」

 

看人收刀了彤也收起自己的劍,坦然而立直視著妖后的眼露出一到自在的笑容從袖內取出一顆圓珠交至妖后手上。

 

「物歸原主,拜別。」抬手作揖。

 

「等!」叫住人,看清手中之物的妖后疑惑地問「公主既然擁有此物,何故如此簡單就歸還?

 

駐足看著叫住自己的人,彤微笑解釋「此物於吾如同廢物起不了任何作用,但對於妖后你……卻是一個可以救回親兒的重要之物。當然,吾並不會完全索取任何代價的歸還。這點請妖后,切記。」

 

彤狡詐一笑,同歡快的瞇起眼。

 

「吾不會忘。」收下圓珠妖后瞧著面前的少女隨意的問「公主,你不待在你之魔界出來苦境這樣四處遊玩好麼?

 

「呵這點請妖后放心。」抬手以示感謝彤向妖后眨眨眼,說「待黑衣復活後吾會更常來訪,屆時就請妖后你多多包涵了。」

 

「怎麼會呢?公主來訪吾自是非常歡迎。」掩嘴輕笑妖后柔聲道「況且公主博學聰慧你常常來訪吾也感謝你對吾兒之愛護,黑衣能與你相識是他的福氣。」

 

「是麼,那吾在此先謝過了。」輕抬下手,彤道「時間不早了,妖后吾該離開了。」

 

說完彤所立之處冒出一熾熱紅艷瞬間吞噬了她。

 

「要追嗎?」紅流,回頭問。

 

「不了。」

 

 

 

 

 

 

 

 

 

 

 

 

 

 

 

 

「汝終於回來了。」

 

剛踏進自己的寢殿,彤就聽見了現任戰神的聲音。

 

「瓊燁你等了很久?」毫不驚訝,彤看了眼前人一眼。

 

「不久,恰好四個時辰。」

 

噢,是族中有要事嗎?」能讓瓊燁守在自己房門外這麼久應該是有要事,招手示意人跟著自己走,彤緩緩步出自己的寢殿。

 

「沒,只是好奇汝這段時間不休息外出究竟是去了何處?」瓊燁率先走進亭子那並在石桌上化出一組茶具,當著自己上司的面泡起茶來。

 

「你跟蹤我!」不溫不火的嗓音在瓊燁的耳際響起,帶來一陣好聞的芳香令人失了神。

 

待自己回過神時瓊燁不意外的發現了把華麗緋紅的劍橫置在自己的脖子上,瓊燁自己也非常清楚這把劍的擁有者是誰。

 

「是,吾曾隨汝前往,但僅有一次。」

 

「不准再有下次!」收回配劍,彤冷著臉警告。

 

「屬下知曉。」瓊燁低頭表示受教。

 

「你知道就好。」拿起桌上的茶壺為自己倒了一杯,彤知道瓊燁的舉動是在保護自己也不再計較。

 

舉杯喝了口茶,瓊燁一雙墨藍色的眼揪著那艷麗的身影,道「其實,汝比吾更適合擔任『戰神』這個位子。論武力論智慧汝皆在吾之上,而且當初汝在比鬥中的那一件要是沒保留的話,恐怕現今的戰神就不會是吾了。」

 

「可我可不這麼認為,瓊燁其實妳比我更適合站神這個身分。」看著杯中清澈的茶水,彤舉杯飲盡後才說「我是鬼族的繼任者,說實話是比較適合待在後方運作指揮。」

 

彤揚起了抹諷刺的笑

 

「汝何不直言,汝是天生的王者。」知道眼前人所不能達成的事,瓊燁也沒繼續說下去。

 

如果可以誰不想上場殺敵,誰願意像個畏死之人般躲在幕後.......這些瓊燁都明白可眼前這位並不能真的事事如她所願的去做,身為皇族還又肩負著永遠不法丟棄的責任。

 

「是阿,瓊燁你說的真貼切。」又替自己倒了一杯熱茶。

 

握在手中的磁杯傳來的熱度讓彤確切的感受到一絲絲的溫暖,有沒有傳進心底卻只有當事人知道了…..

 

等到了杯上熱度漸漸消失,彤才又開口「你會助我吧,瓊燁。」

 

聽聞彤所說,瓊燁起身單腳跪地於彤面前,宣誓「吾願永遠追隨汝,鬼族皇女-銀鍠璇彤。成為您之助力替您剷除所有阻擋在眼前的阻礙。」

 

「謝謝你。」看著跪在眼前的人彤將手上那早已失去溫度的茶水放在桌後說「你先退下吧,你幾乎整晚都沒睡了,現去歇息吧。」

 

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在告退前瓊燁上不忘提醒「公主您也早些歇息,別累壞自己。」

 

揚起了抹笑,彤調笑地問「你也會關心我。」

 

「自是當然,因為汝是吾未過門之妻。關心汝,理所當然。」

 

「呵……」輕笑,彤催促「去休息吧,不用陪我了。」







    ~~~~~~~~~~~~~~~~~~~~~~~分隔線~~~~~~~~~~~~~~~~~~~~~~
睽違了.....好像很久了再次的貼文希望賞文的大家可以多多留言提供建議
再次感謝賞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