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 冰之花 03

 

第三章
 
『你為什麼要為我做那麼多,你可以告訴我嗎?
 
 
 
 
 
 
 
 
 
 
 
 
「咪嗚……」月憂睜開眼最先躍進自己眼中的是一對紅通通的眼、然後是一張毛茸茸的狐狸臉,再來是九條蓬鬆的尾巴在自己的眼前。
 
「那爾,是誰帶我回來的?」推開覆在自己身上的棉被,月憂半坐起身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現在是待在自己的房間中。
 
看著坐在自己床邊的那爾牠正搖著尾巴像在說,你猜呀你猜呀你一定猜得到的。
 
月憂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誰將自己帶回來的了,不高興的黑著臉掀開身上的被子赤著腳走到自己房間的浴室去。
 
沒多久那爾就聽到浴室裡傳來了一陣淅瀝嘩啦的流水聲。
 
主人她可能要洗很久吧,乖乖的自己走到房間內的小客廳中,輕巧地跳上沙發,那爾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桌上那一盤上投蓋著潔白餐巾的早點。那是半個小時前冰炎的殿下送來的,但是主人她要是知道了是他送來的會不會就乾脆不吃了。
 
「那爾你在看什麼?」從浴室出來頭髮微溼的月憂一走出浴室就看到自己的寵物,一臉憂鬱的看著桌子上那一盤備餐巾被蓋住的東西,表情非常的困擾。
 
「咪嗚。」對著自己的主人搖搖尾巴,企圖掩飾掉自己剛才所弄出來的困擾不讓自己的主人發現。
 
往沙發一坐,月憂漫不經心的拿著毛巾擦著自己的頭髮。
 
……那爾這也是他送來的。」擦乾頭髮後月憂掀開那盤被白色餐巾蓋住的東西,眉頭瞬間皺起。因為就目前為止只有一個人知道,自己在早餐時喜歡吃什麼。
 
可不可以把這個東西往外丟呀,月憂非常要這麼做,但是……自己所學到的禮儀卻教導她自己不能將他人送給自己的東西或食物往外扔。
 
月憂無奈地嘆氣拿起盤子裡的食物,耐著性子吃著那頓由自己厭惡的人所送來的早餐。
 
「月憂你醒了,你的病沒有事了吧?」漾漾走進自己的房間表情有些擔心的望著自己,手上還拿著看起來像是藥的東西……就不知道是從哪裡拿來的就對了。
 
「病?我什麼時候生病了?」月憂請人坐下來位客人到了杯茶、擺上一些茶點才又繼續吃著自己的早餐,表情有些莫名其妙,不太能理解漾漾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痾……就是昨天學長他帶你回黑館的時候。他說你生病的還要我不要過來吵你,而且早上上課的時候你也沒有醒來……月憂你沒事吧,要不要在去睡一下?
 
漾漾拿起桌上那個高雅的瓷杯喝了一口,裝在裡面看起來並沒有任何怪異之處的飲料「月憂你怎麼會有精靈飲料!
 
發現自己喝的事精靈飲料漾漾訝異的看著另一頭正在吃早餐……或是該說是吃午餐的人。
 
「原來我已經睡了那麼久了呀。」嚥下口中的食物,月憂又從盤子裡拿了一個看起來像是三明治的小三明治出來吃,完全沒有要回答漾漾的問題的意思。
 
……」月憂,你可以顧及一下他人的隱私權嗎?這樣隨便亂聽別人的心聲,真著很讓人生氣但是……我不認為可以打贏一個黑袍。黑袍都是一些怪物級的人物,就連學長他也是強得不像人……呃,學長他好像不是人是混血精靈。
 
「漾漾,你想學嗎,我可以請契他教你喲~但就是不知道他要跟你收什麼代價就是了。」吃完手上那一塊小三明治後月憂就將剩下的三明治都弄給那爾吃,因為她實在是已經撐到極限了、沒辦法再強迫自己把剩下那一半吃完。
 
「月憂,你不會向學長他一樣巴我的頭吧?」漾漾護著自己的頭有些畏懼的看著,自己對面那位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張衛生紙正在擦嘴巴的月憂,開始在四周張望,評估從哪個方向逃生的成功率會比較大。
 
月憂奇怪的看了漾漾一眼,像是在問你有這方面的興趣嗎?但她仍是很禮貌的沒有問出口,搖搖頭說「不會。」
 
「噢,可是月憂你今天沒有去上課沒關係嗎?
 
月憂從自己的位子站了起來從書桌那裡拿了一疊的資料和一枝筆過來,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桌子上後才說「我還沒有填課表所以沒去上課也沒關係。但是……麻煩的事我完全不知道課表該怎麼填,漾漾你知道該怎麼填嗎?
 
月憂看著那些堆滿整張桌子的資料看樣目前能為自己解答的人,臉上的表情很無辜很無助得令看到的人都會忍不住想替她做任何的事情。
 
但是我不會呀!漾漾在心底無聲的吶喊,當初選課的時候也是學長他幫我弄好的(雖然現在是自己排的,但是都已經考上黑袍的人要排課表)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排課選課阿!
 
像是放棄般的漾漾氣餒的拿起桌子上的課表,同時訝異的發現上面早就排好了課,而且寫在紙上的字跡他也認得,是學長的字。
 
「月憂你看學長他已經幫你把課排好了耶,這樣你就不用煩惱排課的事情了……」漾漾將那張已經填好的課表遞到月憂的面前高興的說。
 
看了一眼課表月憂站了走出房間,臉上的表情要是漾漾他眼睛沒抽睛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厭惡的表情。
 
「要不要去看一下呀。」看月憂那像是別人欠了她幾百萬的表情,漾漾覺得有些不妥的想跟出去。
 
但走沒幾步便發覺野東西咬住了自己的褲管,低頭一看是月憂的寵物狐狸。漾漾蹲了下來對那隻咬住自己褲管的狐狸進行勸說的行動「那爾你鬆口好不好,你的主人她好像很生氣耶……」。
 
『不要過去那裡,憂憂她現在很生氣。你過去那裡會被颱風尾掃到,你想要去學院的保健室住個幾天嗎?
 
一段對話就這樣傳進漾漾的腦中,和米納斯那種輕柔好聽的聲音不一樣。那是一種像小孩子一樣帶了一點高亢的稚嫩童音,軟軟細細的不會很刺耳。
 
漾漾先是左右張望了一下確定房間內沒有其他的生物,才出聲問著那隻朝著自己猛搖尾巴的九尾狐「是你在說話嗎,那爾?
 
看漾漾不再有要離開房間的念頭,那爾鬆口去將房間的門關上。免得待會有什麼東西飛了進來。
 
當門關上後不到幾秒鐘漾漾馬上聽到了巨大的爆炸聲響,大到連地板都為之震動。
 
「怎、怎麼了?發生的什麼事是地震嗎?」被震得跌在地上的漾漾慌張的問著,坐在他對面完全不為所動的黑狐那爾。
而那隻狐狸,牠甚至還很悠閒的從房間的某個不知名的地方拖來了一盤點心、一壺冰得透凉的紅茶坐在自己的面前。
 
現在是吃點心的時間嗎?!!對於火星人的行為模式已經習慣的漾漾有些無力的想著。
 
『不是地震是憂憂和冰炎的殿下他打起來了……恩,這樣說也不對耶正確來說應該是憂憂她自己一個人單方面的在發洩情緒唷。』那爾從盤子裡叼了個餅乾出來將那塊餅乾咬得咔咔作響,完全沒有一點像要是要去制止的意願。
 
吃完了一塊,趁著在選擇下一塊餅乾的種類的期間,那爾沒頭沒尾的冒出這句話『漾漾,你相不相信憂憂以前很黏冰炎的殿下。』
 
月憂她會黏學長?!那簡直就像是世界奇觀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月憂她非常討厭學長。厭惡到連提到名子都會皺眉生氣的地步,怎麼可能像那爾說的那樣。
 
那爾你在說笑話嗎?樣樣無力的想著。
 
漾漾坐在地板上從盤子裡拿了一塊餅乾,有些擔心的問「那你知道他們還要打多久嗎?
 
他並不是擔心他們兩個人之中誰會受傷,而是擔心他們會不會打到把黑館拆了的地步。
 
因為他們已經把黑館前面的花圃給打得一片狼籍。而且他們打得那麼大聲,為什麼黑館裡的黑袍們都還沒有人出來制止呀!明明他回來的時候就有看到幾個的呀。
 
『看情況。不過這次我預估大約至少會打上一個小時吧』那爾偏頭想了下附註上一句話『……沒有意外的話。』
 
……」漾漾可以知道那句沒有意外的話的涵義。
 
『但漾漾你不用擔心,他們再怎麼打也不可能打超過五個小時。因為憂憂的身體不是很好,所以大約在過一下子冰炎的殿下就會想辦法制止了。』
 
既然學長他會想辦法制止,那他也不用想辦法去勸阻外面那兩個打得日月無光的黑袍別再打了。
 
漾漾很放心的躲在黑館裡等他們打完,他才不想跑去那邊勸架最後變成自己要去保健室哪裡住個幾天。
 
「那爾你到底跟月憂她相處多久了?」漾漾有種直覺那爾應該不是像阿利學長的飛狼那種的召喚獸,而是另一種更高等的東西。因為一般的召喚獸都不會說話,也不愛說話,但眼前這一隻給他的感覺有點像是米納斯會自動出來與他對話的那種。
 
『應該是十年吧。跟冰炎的殿下的話應該是十四年了,對不起活得太久導致時間的觀念不是很清楚。』
 
那爾對漾漾他笑了笑用著自言自語的語氣繼續說『憂憂算是個自我封閉的小孩,至少在我第一眼看到時是那樣。但是任何人遇到那種狀況要不自我封閉也很難吧,更何況還是一個那麼小的孩子沒有瘋掉就算不錯了。』
 
像是陷入了過往的記憶中一般,那爾用著作夢般的語氣說『血紅的月……紅得就像是用無數生命的鮮血所染成的一樣……在那天降生又死而復生的孩子,擁有的令人畏懼的黑暗血緣及其令所有人畏懼的力量……
 
『血月為其名,王封印其記憶將其囚禁幽暗的地方直到其死亡……其兄姊知曉其的存在,破除枷鎖將人救出……從新給其新名-憂,望其不再因血月之名而憂傷、不再望月而不快……
 
『許久其兄姐因意外而亡,僅於其為家族最後的子嗣……
 
「那爾這個是……」漾漾覺得那爾所說的是某個人的過往但是卻想不起來,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阻止他去理解去知道。
 
『漾漾,你不用太在意的想要去理解。你只要有聽過就可以了。』這件事被施加的封印除了當事人的同意之外不然沒有人可以理解。
 
那爾把一杯茶推向漾漾,抬頭看向窗戶(其實以牠的高度是連窗戶都看不到的才對)動了動自己那對毛茸茸的耳朵,說『他們已經打完了。』
 
『對了漾漾今天我跟你說的話不可以告訴別人喔,還有我會說話的事也是。你要是告訴別人的話我就……』那爾轉頭對漾漾露出一個非常猙獰的笑,笑容中的警告意味非常的濃厚。
 
我一點都不想要知道你那『……』的意思,漾漾默默的點頭後趕緊轉移話題「那爾,你其實是學長他派來的臥底對不對。」
 
『說臥底太難聽了,我個人比較喜歡保護者這個詞。』那爾跳上沙發趴再上頭慵懶地搖著牠那九條狐尾。
 
「你……」明明是一隻狐貍還來跟別人爭辯用哪個形容詞好,你真的是一隻狐狸嗎該不會是狐仙那類的東西吧!
 
漾漾默默的在心裡吐著那爾的槽,不想跟牠爭辯因為他聽到一陣吵鬧聲接近。
 
直覺告訴他,他應該立刻馬上離門遠一點。果然在他將那爾拖過來的盤子拿起來放到桌上,在沙發坐定位後。
 
自己眼前的房間門立刻被來人踢開,還重重的摔到牆上還發出了很大的聲響。而自己也因為眼前的畫面而嚇到說不出話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