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 冰之花 02 新同學 (冰X自創)

第二章
 
『月憂,我們親愛的妹妹希望你永遠無憂……
 
 
 
 
 
 
 
 
 
 
 
 
「漾漾!聽說今天會有新學生來喔!」一進餐廳喵喵就一如往常充滿活力地朝自己衝來,可愛的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
 
「噢。」反正會來Atlants就讀的大約都不是什麼正常的人,就算新學生是從火星來的他也不覺得奇怪,因為在這間學校裡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漾漾坐在椅子上默默的吃著自己的早餐對喵喵的話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恩,我也聽說了。新學生好是個有袍級的學生,但他好像是上個星期就已經來學校了。可是因為後來接到了公會的任務前去處理,所以到今天才來學校上課。」千冬歲推了推臉上的眼鏡也加入了討論。
 
「而且他入學的時候……」連除了要求飯糰很少加入討論的萊恩也主動現身,來一起與大夥討論了!
 
看來這個新來的學生真的事一個非常不簡單的人物,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自己的眼皮好像一直跳,感覺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一樣。
 
地點: Atlants 教室
時間:班會課。
 
今天三年C部的班導今天難得沒有遲到的,準時進教室走上了講台拍拍自己面前的講桌把班上的注意力引到自己這邊。
 
「各位同學今天是星期三開班會的時間。但在這之前……」班導看到班上學生對著自己露出你這不是在說廢話的表情時他人不在意繼續說因為待會的事一定會讓他們嚇一跳。「老師我要先向各位同學介紹一個今天才到本班上課的新同學……
 
隨著班導那個學字的音落下,教室中也突然出現了一個女孩子。一個穿著黑袍的女孩子,但更重要的是我看過她,她就是那個在星期三看過後就沒有再見過面的人。
 
當下我做了個跟班上絕大部分的學生一樣的事──直接從自己的椅子上摔了下來。
 
「哈哈……看來班上的各位同學都很驚訝呢。」早就預料的會有這種情況的班導高興的看著眼前的事,邊過頭看像自己右手邊那位突然出現的學生問「同學,你要不要跟班上的人做個自我介紹什麼的?
 
「不用了。」月憂直接搖頭,指著靠窗邊的一個空位置問「我可以坐窗邊的那個位子嗎?
 
「可以呀,但同學你真的不想要讓班上認識妳嗎?」班導對於月憂的回答有些失望,但人不放棄的又問了一次。
 
「不用了。」看班導仍不死心月憂那雙淡紫色的眸子悠悠轉了圈後,勾起一抹優雅的笑,用不大也不小恰好可以讓全班聽見的聲音說「老師如果你可以把你的名子告訴班上的同學們,我就像全班做自我介紹。你說這樣好嗎,老師?
 
月憂知道在這一位資深的戰鬥班黑袍的班上,有不少的學生想報復老師已經想得非常久了。
 
看著班導那突然噤聲的模樣,月憂嘴邊的笑變成了一抹惡作劇成功的笑,慢慢地走下台往自己所指定的位子走去。
 
看著月憂走下台的我突然想起坐在月憂前面的人好像是五色雞……不對是西瑞。家裡是在做收錢買命這一方面工作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好鬥份子,沒事就喜歡挑釁別人或是去做些危險的事!
 
「欸,等一下下課你跟我打一場好不好?」果然人才剛坐下來馬上就纏上人家了,我轉過頭去不想看到那隻笨蛋雞白痴的去挑釁一個黑袍。
 
 
 
 
 
 
 
 
 
 
 
 
 
 
 
 
 
「漾漾,陪我去個地方。」一下課月憂就從自己的位子站起來,拉著還沉浸的剛才那件事上還沒有回神的我往教室外走去。
 
剛才發生的事到現在他還不敢相信。不爽月憂一直不答應跟自己打一場的西瑞,到了最後終於抓狂,直接化出獸爪朝人家抓去。但爪子連人都還沒有碰到就無端的自己飛了出去,還順帶撞倒的一堆桌椅和一堆坐在他前面的無辜同學……最後撞垮了黑板,被人送進了保健室。
 
原來黑袍都是一些不正常的人呀,但是自己所認識的黑袍大部分好像都沒有正常的。
 
我也在一次用自己的眼睛見證了黑袍那可怕的實力……或是該說驚人的破壞力?
 
「漾漾你知道白園怎麼走嗎?」月憂的聲音終於喚回的我那不知道飄到哪裡去的心緒。
 
但下一刻我還寧願自己沒有回神,繼續沉浸剛才的事情中沒有回神。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我們什麼時候爬到這麼高的地方來了!為什麼我都沒有感覺!被嚇到的我畏懼的看著腳下,那距離地面至少有幾百公尺高的地方。而且從這裡摔下去肯定會變成肉泥!
 
被嚇得有些腳軟的我伸出手用力抓住自己旁邊的人,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會摔下去。
 
「學校最高的地方。」站在高處月憂將自己的手放在額頭上瞇起細長的眼找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一般,完全不在意自己所站的地方會有摔死的危險存在。
 
看了一會月憂放棄用眼睛找尋自己要找的人,閉上眼睛像在感覺什麼一般。完全不理會我在那邊鬼吼鬼叫。
 
在某些方面來說月憂和學長他某些地方很相似,但他應該不會將自己帶來這麼高的地方找人兼看風景!
 
叫到沒力的我抓著月憂的衣角開始在一旁觀察,她和學長兩個人之間的相似處。
 
「他會,只是你沒看過而已。」月憂突然睜開眼睛說了句不相干的話衝著我笑了笑,那個笑容真是耀眼得讓我都失神了。
 
接著她在我還沒回神的剎那,抓著我的手臂……
 
往、下、跳!
 
「啊阿阿阿阿我不想死啊!……」被月憂那出人意料的舉動嚇到的我,閉上眼睛等著自己摔到地上成為一攤肉泥,然後進保健室等待輔長的復活。
 
「漾漾睜開眼睛,你不會死的。」耳邊傳來了月憂的聲音,柔柔的很好聽。
 
「欸?奇怪,為什麼我們沒有直接摔在地上反而在空中飛行?」這也是配合風符所製造出來的效果嗎?
 
我一睜開眼就看見了自己身旁,笑得很開心的月憂,她那頭銀紫色的頭髮隨著下墬的動作而在臉龐翻飛飄動著,望著那月憂笑得開心的臉我也漸漸放鬆原本緊張的情緒,開始享受這難得在空中飛行的經驗。
 
「不是喔,是我的幻武兵器弄出來的。」
 
「那西瑞他會突然飛出去也是你的幻武兵器做的!」這瞬間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五色雞他會在連人都還沒有碰到的情況下就飛出去。
 
一切都是看不到的幻兵器做的……但話說回來五色雞他被這種看不見的兵器給打中,還真是件不幸的事情,希望以後有機會的話不要跟這種兵器對上,只有給人打的份。
 
 
 
 
「恩,漾漾要降落了喔。」月憂靠著風傳地回來的訊息準確地找到自己要找的人,還貼心的在降落前提醒跟自己一起來的人。
 
「那爾。」降落、站穩收起自己的幻兵器,月憂出聲喚著不遠處那隻正在花叢裡追蝴蝶的九尾黑狐
 
「咪嗚……」聽見主人的聲音那爾立刻放棄自己正在追逐的蝴蝶,高興的往月憂的方向跑去,在跑到距離自己主人大約三的步的距離時,那爾頓了下用力的撲向月憂將人撞倒在地上。
 
「那爾!」月憂直接被自己的寵物給撞進花圃裡身上還附著了一大堆的各種顏色的花瓣,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的月憂頭上的竟然還弄出了一個花環戴在頭上。
 
讓在一旁將所有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的我,不禁開始懷疑月憂的寵物是不是一開始就計畫好要讓自己的主人戴花環的。
 
「那爾起來,你太重要減肥了!」月憂推開壓在自己身上那隻看起來很小,但實際上頗有份量的黑狐從花圃裡走出來,順手拿掉戴在自己頭上的花環。
 
「冰炎殿下謝謝您替我照顧我的寵物。」月憂像冰炎他行禮臉上的表情稱不上溫和甚至有些制式話,就像是公事公辦的人一樣。
 
「不客氣。」學長從自己正在閱讀的書籍中抬頭伸手撥掉一片附著在月憂頭上的花瓣。
 
月憂被學長的行為給嚇到,淡紫色的眼突然劇烈地晃動了下,快速地退後,退到距離學長他有段距離後才停下來。把自己對眼前這位的厭惡表現的非常分明。月憂和學長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嗎?怎麼月憂對學長的態度好像都很不好呀。
 
「月、月憂……我想我還是先去找喵喵他們好了,我們中午約好了要一起吃午餐的。」看月憂和學長兩人之間的氣氛不是很好,我很沒種的選擇自己已經跟別人約好了這個藉口要離開。要是他們在這裡打起來衰的肯定會是我,學長的還看的到但是月憂的……幻兵器還是看不到形體的……
 
「等一下。」月憂突然出聲叫住正要往餐廳跑去的我,憑空拿出兩大個三層為一盒的點心塞到我的手中,盒子上面還有刻著一隻蝴蝶默默的向人說明這個點心是出自何處。
 
「這是蝶館的點心!月憂你拿這麼多給我好嗎?」我抱著那兩盒有重量的點心食盒,有些無措。畢竟自己跟月憂又沒有熟到這種地步而之前自己也有去那裡吃過飯,但後來從喵喵那裡得知在那裡吃飯的價錢……那裡實在是貴的令他看到就倒退好幾步。而且一次就送這麼多點心給我好嗎。
 
「沒關係,這些事本來就打算帶回來的。而且那爾牠該減肥了,吃太多的甜食不太好。」月憂把漾漾推回自己手中的食盒又推了回去,並好心的提醒漾漾他和同學間的約會快要遲到了。
 
「那爾,你還要繼續玩嗎?」走到離冰炎有段距離的樹下坐下來,月憂撐著頭看著又跑去追蝴蝶玩的九尾黑狐。
 
「咪嗚。」那爾停下動作朝自己的主人叫了幾聲,像是在叫她來陪自己玩一樣。
 
「不用了,我有點累。」看自己的寵物仍沒有要回去的意思,月憂捂著嘴打了個哈欠靠在樹上開始休憩。反正一時半刻那爾牠也還不會想要回去的,也許等自己睡醒了牠或許還在玩。
 
「咪嗚?」玩累了乖乖走回自己主人身邊的那爾,歪著頭用一雙紅通通的眼睛好奇的看著朝自己主人走過來的冰炎。
 
冰炎轉身把手指上在嘴唇上要那爾安靜,收到對方的訊息那爾乖乖的不再出聲走到冰炎的身邊看他要做什麼。
 
輕輕的抱起那個累到靠著樹睡的少女,冰炎出聲要還在那邊觀看的那爾過來後,腳下出現一個移送陣把他們帶回黑館。要不然在繼續在這邊睡下去,某個身體不是很好的人明天可能就會在床上度過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