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戀霜 02

第二章

「嗚~我到底是什麼什後睡著的?」我看著房間內非常古老的擺設思索著到目前為止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首先,我在原來的世界莫名其妙的被車子撞死了,然後來到這個叫做異度魔界的地方並換了一副新的身體來到一間叫做萬花樓的妓院見到兩位漂亮的美女然後其中那位叫做翠袖的美女對我說,這副身體本來就是我的,還跟我說我是他和月曇的徒弟。並向我解釋如何在在這個地方生存以及生存在這個地方的生物都是魔,所以我也是一隻魔然後還有許多雞毛蒜皮的事情如如何在這個地方要怎麼生存、這個地方的生存法則等等。

 

將所有的線索都理清後我小心的從床上滑下來,因為我目前的年齡只有五歲。換而言之就是我的身體只有五歲(這也是我唯一不滿意的地方),而這張床對目前的我來說實在是太高了!所以我得小心的下來,免得自己摔下來。

 

在完成這個艱難的任務後我搬了張椅子放在梳妝台前自己爬上去,來看看這副新的身體到底是長什麼模樣。

 

看了眼鏡子中的自己。

 

「哇阿-!這是誰阿!」我呆愣的看著鏡子裡那張臉一張有著一雙水靈靈金紅眼眸、紅豔豔的嘴唇、小巧兒尖挺的鼻子。

總結以上的形容詞就是我目前的這張臉比我原來的更加漂亮,而且更誇張的是我的頭髮,它竟然變成銀藍色的了!銀藍色耶!以前我想染都染不出來的顏色。

 

『咿呀』門扉被推動的聲音響起來,我轉頭一看。

 

是月曇!他的身後還跟的兩位婢女。

 

「把她帶去盥洗一番,半個時辰後把她帶到我的房中。」月曇對著自己身後的兩位婢女說著,並讓出一條路讓婢女們能將我帶離房間去盥洗一番。

 

在確定我離開房間後,翠袖出現在房間內的貴妃椅上半以著椅子看著月曇。

 

而月曇也沉默的望著翠袖,過了一會才說「翠袖你不打算讓他知道嗎?

 

「現在還不需要,要是讓她知道的話。她肯定會把我整得半死,即使現在她的能力並不會比我高。」

 

「呵你真是疼他呢。」月曇輕笑了聲繼續說「那你決定要怎麼做呢?在魔界沒有力量的人是沒有資格生存下去的。」

 

「能怎麼辦,只有讓他成為魔將囉。」翠袖說的很輕鬆「反正有我們兩個在教他不怕他不成為高手。」

 

「你還真有自信。」對於翠袖的自信月曇很是佩服。

 

「那是當然的囉,自己的妹妹有不清楚的道理。不過話說回來,要是他知道當初我在將她送到那個世界的時候,我不小心把她弄得靈魂與肉體分離這件事被她知道的話,她一定會非常的生氣吧?」翠袖根據自己跟自己的妹妹相出的經驗來推斷。

 

聽到翠袖的話月曇忍不住又笑了「哈哈-翠、翠袖沒想到妳竟然會怕自己的妹妹。」

 

突然想起自己目的的翠袖忽然正經的問「對了,月曇你要那些侍女半個的時辰後將霜兒帶到你的房間內,那現在……已經過了多久了?

 

「天、天啊!」忽然想起來的月曇急忙衝出房間往自己的房間奔去。

 

看著月曇急奔而去的背影翠袖低頭想了想「月曇你是否還在偽裝自己呢?努力的強迫自己不要去想他。但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間,至少現在月曇他過得很高興很快樂。其他甚麼不高興的東西全都滾到一邊去吧!」

 

當月曇回到自己的房間時瀲霜早就已經在房間裡了。

 

「月曇!你回來了。你去哪裡了我在這裡等了好久喔。」一發現月曇瀲霜立刻蹦蹦跳跳的朝月曇跑去,像隻等候主人多時的小狗。

 

月曇輕輕點點頭問「你來到這裡已經很久了嗎?

 

月曇在發現瀲霜那頭銀藍色頭髮並沒有束起來時,眉頭因此而微微皺了起來。

 

「對呀。咦…..月曇你怎麼皺起眉頭了?」瀲霜疑惑的看著月曇,想不透為何月曇會突然皺起眉頭。

 

「你不會綁頭髮?」月曇低聲問著。

 

聽到月曇的話瀲霜很乾脆的直接搖搖頭,說「我以前的頭髮沒有流到這麼長,而且我的髮型大多都是容易整理的短髮。」

聽到瀲霜的回答月曇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只能將瀲霜帶到梳妝台前坐好拿起梳妝盒內的木梳替瀲霜梳理他那一頭銀藍長髮。

邊梳月曇邊說「我這一次會幫你弄好,但下一次你就得靠自己綁了。」

 

「我知道了,月曇謝謝你。」瀲霜乖乖的坐著眼睛仔細的看著月曇的動作,想將它學起來可是月曇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看沒多久瀲霜就決定放棄。

 

微微低下頭手在月曇的梳妝盒中慢慢看著盒中的各式各樣的髮簪。

突然一樣東西吸引了我的視線,輕輕的拿起那知吸引了我的目光的髮簪。

這支髮簪是一支銀色上面鑲嵌了一顆紅色琉璃珠周圍纏繞了一條條銀色的絲線,讓它看起來像一朵美麗的牡丹。可是真正吸引瀲霜目光的不是簪子的做而是鑲嵌在上面的琉璃珠,珠子內向是有火焰在裡面流竄一般散發出柔和的紅色光芒,讓瀲霜很想知道這顆珠子到底是琉璃珠還是其他的東西。

 

「你很喜歡?」將瀲霜的頭髮挽好正要選簪子固定的月曇,看見瀲霜拿著那支簪子像是很感興趣的模樣。

 

「沒、沒有,我只是覺得這支簪子上的珠子很特別而已。」瀲霜輕輕的搖搖頭向月曇解釋。而且這支簪子對月曇來說應該非常重要吧,因為這支簪子的做工非常的精緻月曇又單獨的將它放在梳妝盒中的一格內所以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吧,瀲霜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這樣啊,那你要用哪支簪子?你可以從我的梳妝盒內挑一支出來。」月曇眼眸含笑的將剛才因為瀲霜搖頭的動作而散亂的頭髮重新再重新梳過。

 

「嗯-」瀲霜將視線放在梳妝盒內的那些髮簪上,想找出一枝自己喜歡的髮簪。

「這一枝可以嗎?」看了一會瀲霜從梳妝盒內拿起一枝紅玉製成的髮簪,而簪子的樣式非常簡單,是一枝上方刻有不知名獸類的簪子。

 

「可以。」月曇從瀲霜手中接過那支簪子插到挽好的髮髻上。

 

在弄好後月曇將瀲霜推到鏡子前讓看看她自己的樣子。

「哇阿!月曇你好厲害喔!」瀲霜看著鏡中自己被月曇弄得非常漂亮的頭髮,心中非常佩服月曇的技術。

 

直到月曇出聲後瀲霜才安靜下來聽月曇要跟自己說什麼。

「跟我來。」

 

「去哪?」瀲霜很是好奇的問。

 

「習武。」月曇將放在木架上的花瓶移動了幾圈,喀啦喀啦一陣機關運轉的聲音響起並在房間內出現了可以讓人通過的洞穴。

 

在機關的聲音停止後月曇率先走了進去,而在月曇走進去後瀲霜也跟上月曇的腳步走了進去。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