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 冰之花 01 入學 (冰X自創)

第一章 
 
『哥哥、姊姊,我考上黑袍了!……你們已經……
 
 
 
 
 
 
 
 
 
 
 
 
「那爾,你說在這裡念書會不會遇到那個人?」少女穿著Atlantis學院的高中女生制服,在校園中走動她的身邊還跟了一隻九尾黑狐不時好奇的嗅著地面像在探索這裡跟原本所住的地方有哪裡不一樣。
 
「嗚、嗚……」黑狐那爾停了下來紅色的眼睛看了看四周,抽了抽自己那小巧的鼻子。下一秒像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一般,迅速地往某個方向衝去。
 
「那爾!」看見自己的寵物跑了少女也只能追上去,看牠到底發現了什麼。
 
 
 
 
 
 
 
 
 
 
「學長你什麼時候養了一隻黑色的九尾狐狸呀。」漾漾好奇的看著那隻像貓一樣一直在學長腳邊,繞來繞去的小狐狸。可是學長他也真厲害可以不動聲色地將一隻動物養在自己的房間中,而且牠的眼睛跟學長的好像喔是因為這個原因學長才要養牠的嗎?
 
啪呀!漾漾的頭又在一次的遭到某人的無情對待。
 
漾漾捂著自己的後腦杓,學長我之前就說過了你不想聽可以不要聽嘛,幹麻每次聽了不爽就打我的頭要是我被打傻了要怎麼辦。
 
「放心你不會被打傻的,因為你本來就很蠢了再多打幾次也沒差。」某位無良的學長說完後便抓起那隻在自己腳邊繞來繞去像自己撒嬌的九尾黑狐提到自己的面前,冷著聲質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被那雙快要可以殺死人的紅眼注視著,黑狐仍舊高興的搖著九條黑色的尾巴還愉快的叫了幾聲,完全不畏懼某人那快要沉重到不行的目光的。
 
這該算是天真無邪還是根本就是一隻笨狐狸呀,漾漾在一旁看得心驚膽跳的想過去搶救下那隻可憐(?)的狐狸又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
 
「學、學長,你這樣提著牠,牠也不會覺得舒服……而且你這樣也會弄傷牠。」漾漾懦弱的想解救那一隻被學長提在半空中的小狐狸。
 
「那爾!」漾漾再聽到一到女孩子的嗓音然後一道的白色的身影,在接下來等他可以看清楚一切的時候現場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個女孩子。而女孩子的懷中還抱著上一刻還被自家學長提在手中的九尾黑狐。欸……原來黑狐的主人是個女孩子呀。
 
「你怎麼會在這裡?」冰炎瞇起紅眼看著演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女。她不是應該在那裡嗎怎麼會突然到這裡來了,雖然自己仍然很疑惑但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多大的變動。
 
「長老他們強迫我來的,要不然誰會閒閒沒事想要來這裡看你那張冷死人的冰塊臉。」少女仔細檢查了下自己的寵物,確定牠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後才抬眼直視著剛剛自己才在擔心會遇上的人。
 
「那剛好我也有事要找你,月憂。」看少女仍是像往常一樣那樣對自己說話還是毫不客氣的模樣,冰炎拿出一件黑袍遞過去說「恭喜你成為黑袍了。」
 
「我什麼時候通過黑袍的考試的……」少女失神了一下後,馬上想起數個月之前自己叔父突然好心地交給自己一份文件及一個可以獨自外出不用其他人在一旁監督的任務,要自己去完成原來那次的任務就是黑袍的測驗阿。他們好像從很早之前就計畫好了,少女在心中感到一陣的悲哀原來自己人就是一個棋子得不到家族的認同。
 
「謝謝你了,冰炎殿下。」月憂隱藏起自己的感傷像冰炎他行禮,接過他遞給自己的黑袍。轉身離開,去完成一些該完成而還沒有完成的事情。
 
那個女生到底是誰呀,怎麼看她好像跟學長非常熟的樣子。可是她好像不是很喜歡來這裡上課尤其是在知道到自己升級為黑袍後也沒有明顯的情緒變動,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漾漾看著少女那已經走遠到幾乎看不到的背影,好奇的一直看。
 
「月憂‧琴‧夢琪納爾。」說完冰炎就拉著漾漾離開。
 
「咪嗚~」黑狐那爾跟在自己的主人身邊,發出充滿憂慮的聲音抬頭望著她。
 
「不用擔心,我沒事……真的沒事。」月憂對自己的寵物笑了笑後便穿上手上那件黑袍。要是姊姊和哥哥他們看到一定會非常高興吧,月憂忽然想起自己在多年以前考上白袍的時候的光景。那時候自己的姊姊和兩個哥哥都高興的拿出好料的來犒賞自己。那時候她還記得大哥將年紀還不大的自己抱起來拋的老高,惹得她嚇到尖叫可是她也仍笑得很開心……可那些是對現在的自己來說都只能算是回憶了,只能放在心底回味的回憶。
 
 
 
 
 
 
 
 
 
 
「那爾你覺得我們今晚要事去住在別的地方會不會有事?」月憂蹙著眉頭站在黑藤館外頭,身後還堆放了幾件行李都是族中的長老送來的。全新的用都沒有用過,因為自己在離開前先行在外頭佈了結界除了自己所認同的人外沒有人可以進入,也間接造成了自己的所有東西都是新買的。
 
聽見主人的叫喚聲黑狐那爾鄭重的點了下頭,表示她這麼做一定會有事。而且牠也覺得自己的主人在外頭睡會睡不好,因為她會認床還是非常嚴重的那種。
 
嘆了口氣月憂走到黑藤館的門前抬手準備敲門。
 
喀拉!黑藤館的大門突然被打開,還從裡頭冒出一顆人頭。這個人她見過是早上那一個跟在冰炎身邊的少年,他也住這邊嗎月又心底冒出了一些疑問。
 
「你好。你是早上那一位……你來這裡有事嗎?」漾漾好奇的的看著眼前這個穿著黑袍的少女,一頭銀紫色看起來很滑順好摸的頭髮用一隻銀色的髮簪簪住固定在腦後,巴掌大的臉上有雙細長淡紫色的眼,臉孔是比較偏向東方人卻又帶了一點西方味的臉,整個人帶著一點像精靈一樣飄逸的氣質。少女就這樣掛著淺淺的但笑用一雙細長卻不帶絲毫壓力的眼景看著他,讓被注視者感覺很舒服。
 
「咪嗚?」一直到ㄧ聲聽起來像是某種動物的鳴叫聲想起,才叫回了漾漾他那看人看到飄的老遠的心緒。
 
「對、對不起。你剛剛說了什麼,可以請妳再說一次嗎?」漾漾微紅著臉在心中暗罵著自己,自己怎麼會看人看到恍神了呢。
 
「可以請妳幫忙我一起把行李搬進去嗎?」月憂對樣漾笑了下指著不遠處的那堆行李說「我是今天新搬進來的房客」
 
「喔、好可以呀。」漾漾率先搬起了外頭的其中一件行李往裡頭走去。
 
「那個你好我叫褚冥漾。那個……你叫什麼名子?」走在前頭的漾漾隨意的問,因為新房客可能會住在四樓那麼以後可能會時常碰面,還不如先打聲招呼的好。
 
「月憂‧琴‧夢琪納爾。你直接叫我月憂就可以了。」月憂淡淡一笑指著跟在自己腳邊的黑狐說「牠是那爾,我的寵物。」
 
來到四樓後漾漾轉了幾個彎後就來到自己學長的房間外,還沒來得及抬手敲門房間門就自己先打開了。
 
「你的坊間在褚的隔壁。」走出房間冰炎從月憂的手中拿走一件行李帶頭繼續走,腳邊還跟著不知道高興什麼的那爾。
 
「欸?不要讓月憂她自己選嗎,而且學長你的對面不是還有一間空房間嗎?」漾漾他有些吃驚的問。學長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心了,之前他還不是說過對他而言只有敵人和自己人而已嗎……難不成月憂她是特殊的被歸類情人那個區塊,但他們好像是第一次見面耶…..難道這就是電視上所謂的一見鍾情!但真想不到學長他會是這種人耶。
 
「褚,你不要逼我打你!」走在前頭的冰炎停下腳步,凶狠的瞪了漾漾一眼發出嚴重的警告。
 
「漾漾,你想踏多了喔。我個人對一塊冰塊是沒有興趣的,現在沒有將來更不會有。」月憂最後那一句話是挑明的說給某人聽的。
 
「噢。」漾漾有些愣愣的點頭,又馬上想起。月憂!你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些什麼,難不成你跟學長一樣都是個偷窺狂!
 
「誰跟他一樣是個偷窺狂啊!」月憂舉起腳用力的踹了下,那位走在前面的可憐人──漾漾。
 
「阿……」漾漾慘叫了一聲,往前面到去順手還抓住自己前面那個人的衣角拉著他一起摔下去。
 
「褚冥漾!」某個被壓得正著的人正怒瞪著壓住自己的人,一雙紅眼氣的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燄。
 
「咪嗚……」一生微弱模糊不清的聲音傳進了在場眾人的耳中。
 
獲救後那爾就不在跟在冰炎的身邊轉而緊緊的黏在自己主人的腳邊,不時會用一種非常警戒的眼神看著漾漾,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被壓一次。
 
「這裡。」冰炎停下腳步將房間門打開將鑰匙交給月憂後就離開了。
 
「漾漾……我這樣叫你可以吧?」月憂將行李放在地上轉頭看像那個幫忙自己搬行李的人。
 
「可以……這個東西要放哪裡?」漾漾抱著一個做得很精緻的木箱問。
 
將房間掃視了一圈月憂才又將自己的目光放在漾漾身上「放地上就可以了,謝謝你的幫忙。」
 
看月憂已經沒有事後漾漾便準備離開房間,當他要跨出房間的那一刻月憂連忙出聲叫住他。
 
「等一下,漾漾。」月憂放下整理到一半的東西,站起來朝漾漾的手中塞了兩樣東西。
 
「這是什麼?」漾漾疑惑的看著手中這兩樣東西,用同樣疑惑的眼神看著月憂。
 
「謝禮,記得要回房間才可以看喔。」月憂神秘的笑了下後用略帶歉意的語氣說「這算是我一點小小的心意。還有剛才踹你的事很抱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當然不會。」因為我也時常被學長他踹不然就是巴後腦杓,漾漾有些悲哀的想起自己目前為止的處境,喪氣的向月憂她搖搖手表示不用在意。
 
「那就好。」月憂鬆了口氣揮手道別將人送出自己的房間,轉身又開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將自己的行李都放置好歸位後月憂便坐在沙發上,用手摸著那爾的頭,邊摸邊說「那爾我要出去工作了喔,而我不在的這幾天你要好好的跟漾漾他相處好嗎?
 
「咪嗚~~」被摸的正舒服想點頭說好的那爾,一聽到自己的主人要出並且要將自己暫時託付給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立刻發出不滿的抗議聲來表示自己的意見。
 
「那……」月憂偏著頭思考還有誰可以代為照顧自己的寵物。
 
想了很久月憂最後說出了唯一一個也是自己最不想去拜託的人,可是他也是唯一一個除了自己之外那爾他最為喜歡的人。「你去冰炎那裡暫住好嗎?
 
「咪嗚!」那爾高興的搖著九條尾巴,還高興到發出了高興的鳴叫聲。
 
「等等不用這麼著急吧!」月憂一把抓住那隻高興到忘了自己的主人是誰都忘的了九尾黑狐,揪著牠往房間內的書桌方位走去,寫了一方合乎禮儀的信綁在那爾的脖子上後才放牠出去。
 
「好了,我也該準備出門了。」月憂從沙發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舒展自己的筋骨後,腳下浮現出一個移送陣。
 
下一刻,房間中已經沒有任何的人呆在裡面,只留下滿是的淡淡清香和一些女性化的日常用品,無聲的向人訴說著這間房間裡從今天開始有人入住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