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楓之地

關於部落格
雪花 楓葉 紛落的領域 
我所要的目標又在何處?
  • 67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目標5哥哥??

目標5 哥哥??

碰-!碰-!的聲音不斷地傳來,聽起來有點像是頭去撞到牆壁的聲音,但應該不會有人會拿自己的頭去撞牆吧。

「XANXUS少爺,您不可以進去!小姐還在休息!」聲音聽起來似乎是一位成年人。
 
碰的一聲巨響,檜木製的大門直接被炸毀,而炸毀我房間大的人是一明年約十五、六歲的男孩。
 
「喂小鬼!你就是那老頭新收養的小鬼吧。」男孩高傲的說,那眼神有如高傲的鷹一般睥睨一切藐視萬物。
 
「是的,請問你是誰?叫什麼名子?」我邊揉揉眼睛邊問著。
 
他沉默了一會兒「……我叫XANXUS,是你哥哥。」XANXUS隨便的幫我披上的一件外套和鞋子後,就不顧他人的苦勸將我帶出房間,
 
 
 
 
 
 
 
 
 
 
「哥哥,是嗎?那你要帶我去哪裡?」手腕被他抓著沒有辦法掙脫,而且他走那麼快幹麻!
 
「跟著走就對了。」沒有回頭,只是一昧的往前走。
 
可是……已經離城堡越來越遠了……而且我還不熟悉這裡阿。XANXUS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阿。
 
前方的人突然停下腳步,讓我措手不及的差點撞上。
 
 
「到了。」XANXUS停在一扇巨大的木製門前,伸手推開大門。
 
映入眼簾的是………………
 
「喂!死人妖把我的吐司還我。」一位銀髮男子大喊,手裡還拿著劍到處揮舞。
 
「哎呀──人家的被貝爾拿走了嘛,所以你的就給人家嘛──。」一個扭捏的男人嘴吧咬著吐司一邊跑。
 
「嘻──因為我是王子阿。」年約四、五歲的男孩一手拿著吐司一手拿出匕首往他們地方向都丟去,像是為了將眼前的情況搞的更加混亂。
 
 
突然,一支匕首從我的臉頰旁邊差過,一小撮的頭髮也連帶的被削了下來,臉頰也因此而劃出了一條細微的傷口。
 
 
雪夜低下頭,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用手輕輕的碰一下被劃傷的臉頰,將手舉到眼前──血!
 
 
 
下一秒,雪夜拿出了一把比自己還要高的戟衝向這群不知死活的人。
 
「喂,這是哪來的小鬼?!!」銀髮男子驚險的躲過朝他而來的殺機,卻閃不過我回身的一腳,他面朝下的跌在地上。
 
「嘻──有入侵者阿…………那王子就將入侵者處理掉吧。」話還沒說完,數十支匕首便朝我飛而來。
 
碰-!碰-!碰-!槍聲響起,伴隨著的吼聲以及匕首掉落的聲音。
 
 
「你們這群垃圾!給我聽好了,這小鬼是我妹。」XANXUS在說話的同時用力將我拉到他們的面前,介紹給他們認識。
 
「哎呀──真是個可愛小女孩呢。你好阿,我叫魯斯里亞。」那位扭捏的男人呃……不對是魯斯里亞話一說完就朝我撲過來,但還來不及碰到我就被XANXUS給抓去撞牆,並在牆上留下一個人形圖章。
 
 
「給我節制點,你這個垃圾。」
 
「嘻嘻-你好阿小公主,王子的名子叫貝爾。貝爾‧飛格爾。」貝爾向我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雪夜不叫小公主。」我不太高興的回答,因為我不喜歡別人叫我小公主。
 
「因為你是老大的妹妹,所以就是公主阿。你說對不對阿瑪門。」貝爾笑笑的問著坐在他肩上的嬰兒。
 
「問我問題是要收錢的。」瑪門說完還將手伸向貝爾,要錢。
 
「原來你是老大的妹妹呀,我叫列威,列威‧亞坦。」一位背後插了六支雨傘的男人如此說著,眼中參雜著羨幕和忌妒。
 
 
「喂! XANXUS這個沒禮貌的小鬼是你妹?」銀髮男子不敢相信的看看我又看看XANXUS,眼中充分的寫著『驚訝』兩個字。
 
 
「史庫瓦囉,你這個垃圾是耳聾還是耳包!!」XANXUS不悅的說著,順手將他拖去撞牆,可憐的牆壁再次多了一個人形印章。
 
雪夜默默的幫牆壁默哀了一下。
 
 
「所以你的名子叫史庫瓦羅?」我不太確定的問,同時肚子也發出了令人困窘的聲響。
 
「唉呀,肚子餓啦。」魯斯里亞笑著將我帶到餐桌的空位上,將一堆東西放到我的盤子中。
 
「呃,謝……謝、謝你……魯、魯斯里亞。」我低聲的向他道謝。
 
「不客氣,老大你也還沒吃吧。」
 
「嗯。」XANXU簡的的回答後,便在餐桌上找了個空位坐下。
 
我低著頭吃著早餐,不時偷偷地瞄著他們。心中充滿了一種名為高興的情緒,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家人』吧?雖然吵吵鬧鬧的但卻擁有不需言語的默契。
 
 
 
 
 
 
 
 
 
 
 
 
 
 
 
二年後………………………….
 
 
 
 
 
 
瓦利亞的首領XANXUS帶著旗下所有的幹部叛變,但不久之後XANXUS就被第九代首領制服,並且將瓦利亞首領XANXUS囚禁起來。
 
 
 
「可惡!計劃進然失敗了。」史庫瓦羅咬牙切齒地說,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這個房間還有人在。
 
「你們果然去叛變了,你們這一群笨蛋!也難怪你們要事先將我送到英國去!」雪夜生氣的大喊。
 
「妳………..XANXUS是不想要你受到波及才將你送到英國的,而且…….
 
「怕我受到波及就將我送到英國!!」雪夜大聲的打斷史庫瓦羅還未說出口的話,同時也用力擦掉從眼中湧出來的眼淚。但是卻怎麼擦也擦不完,也能放任它流個不停。
 
史庫瓦羅看著雪夜想說些什麼,可是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來。
 
 
 
 
 
這種沉默到令人發狂的氣氛不知道維持了多久,雪夜突然開口問「你們的處份是什麼?」
 
「不知道,九代首領還沒有下指示,他可能會直接交給瓦利亞的新任老大處理吧。」
 
「是嗎,那我知道了。」雪夜擦乾那未乾的淚痕,嘴邊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喂!小鬼妳要幹麻。」史庫瓦羅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預感並且逐漸擴大。他伸手想抓住正要走出房門的雪夜。
 
「沒事……」雪夜躲過要抓住她的手並說「澈!幫我擋住他。」
 
 
史庫瓦羅突然了解未什麼心中有不安的感覺
 
「等等,你該不會………你這個小鬼!!快回來阿,要是XANXUS那傢伙知道了肯定會把我宰了!!」他努力的想要阻止雪夜,可惜她的式神擋在門口不讓他出去,而雪夜也早就跑走了。
 
「你知道她要去做什麼嗎??」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的史庫瓦羅氣的向澈大吼。
 
但也只得到澈淡淡的回應「知道,但我們無權阻止。」
 
 
 
 
 
 
 
 
 
 
 
 
 
 
 
一離開房間後雪夜便加快了速度,前往她的目的地───首領辦公室。
 
 
 
碰!的一聲巨響,那扇雕刻精美的首領辦公室大門被某人直接踹壞,而踹壞那扇大門的人正是…………
 
「是你阿小夜,你找我有什麼事?」九代首領彷彿沒看見那已經損壞的門,對雪夜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
 
等待呼吸比較平順之後雪夜才開口「九代首領請、請讓我擔任瓦利亞的首領!!」
 
九代首領在聽到雪夜的要求時皺起了眉頭「小夜你知道瓦利亞是什麼嗎?如果你是為了他們就他們的話,我是沒有辦法答應的。」
 
「我知道,況且我也不單是為了救他們才會要求擔任瓦利亞的首領,況且您也知道目前並沒有適當的人選,就算有也不會比我好。」雪夜抬頭無畏的直視著九代首領的雙眼。
 
不一會兒九代首領嘆了口氣說「……好吧,但他們還是得受到一些適當的處分,不然是會引起一些議論的。」
 
「嗯,我知道了。爺爺,謝謝您。」雪夜說完便離開了九代首領的辦公室,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陰暗冰冷的房間中央放置了一塊巨大的冰塊,冰塊中有一名被冰凍起來的男子。
它的前面突然出現了一位年約五、六的小女孩,沒有知道她到底是如何躲過那些繁複又麻煩的監視儀器。
 
她走到冰塊前,用手摸著冰塊說「哥哥,爺爺他答應讓我接管瓦利亞了。………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的,我會找出方法把你就出來的。」
 
 
淚,無聲的掉落………
 
 
 
 
 
 
在地上濺起了細微的水花……….
 
 
 
 
放任自己………允許自己………再哭一次…………在那之前都不許在哭了
 
 
 
 
雪夜在心中默默的告訴自己,一遍又一遍不斷的告知…………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